'

聊城印记(62)临清七旬武功高手带肘捶走向全国 梦想拍成影视剧比肩咏春

2017-03-20 09:11:00 来源: 大众网 作者: 侯晓

  编者按:

  聊城,地处鲁西平原,毗邻河南、河北,位于华东、华中、华北三大区域交界处。代表中国商业文明的京杭大运河和代表农业文明的黄河在这里交汇,礼乐兴邦的齐鲁文化和慷慨悲歌的燕赵文化在这里交融。

  聊城历史悠久,人文繁盛,涌现出无数英雄豪杰。这些人创造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,也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,构筑起这座城市的文化品格。

  聊城以“江北水城·运河古都”而著称。京杭大运河和徒骇河纵贯市区,中国北方最大的城市湖泊东昌湖环抱古城,光岳楼、铁塔、山陕会馆、、傅斯年陈列馆、孔繁森纪念馆等闻名海内外的文物单位,似颗颗明珠闪烁于城中湖畔,形成了“城中有水、水中有城、城水一体、交相辉映”的独特城市风貌。?

  生活在一座城市,要读懂她的内涵,了解她的故事。聊城,值得我们无限品读。大众网聊城站推出人文地理类新闻栏目——《聊城印记》,在往事中诉说聊城历史,在现实中描绘聊城发展,在历史、现在、未来的穿越交错之间,记录聊城,爱上聊城。

  临清肘捶第五代传承人申孝生。

  申孝生与徒弟王怀德。(资料图)

  申孝生用时40年写就的临清肘捶拳谱。(资料图)

  第三代传人周子岩。(资料图)

  大众网记者 侯晓

  在武侠电影中,真正的高手往往并不是身强力壮的肌肉男,也不是面目狰狞的恶棍,而是其貌不扬看似弱不禁风的老者。在临清唐元瑶坡村,就有这样一位年过七旬的武功高手。单看他单薄枯瘦的体型,绝对无法和高手相匹配,不过真要对局,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恐怕不是他的对手。他叫申孝生,今年73岁,临清肘捶第五代传承人。

  临清肘捶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属于聊城土生土长的拳种,为晚清时期临清城南瑶坡村人张东槐(1844—1901)创立,百余年来,肘捶拳法经六七代弟子传习延伸,受到鲁西、冀东等地人民的喜爱。近年来,在申孝生的努力下,临清肘捶走向全国各地,已遍及十几个城市。他还有一个梦想,便是将肘捶拍成影视剧。

  因义和团险遭灭绝

  临清肘捶渊源已久,创始人为晚清时期临清城南瑶坡村人张东槐。根据史料记载,张东槐出自名门望族,家境殷实,其本人嫉恶如仇,乐善好施,幼年时期看不惯村中恶霸横行,立志学武为民除害。后来,张东槐四处拜师学艺,自创门派,便是肘捶。张东槐行侠仗义的消息传开后,很多年轻人拜在其门下习武。

  然而,这门功夫曾因义和团事件险遭灭绝。1898年,冠县发生义和团的“梨园屯教案”,发生地距瑶坡村仅十余里,张东槐的徒弟牵涉其中。1900年,义和团遭清政府镇压,临清肘捶门人面临灭门。为保众人,张东槐独自担罪,将金戒指放在酒中喝下,在众门人眼前离世,临清肘捶得以幸存。

  至今在临清,还流传着很多张东槐的故事,极具传奇色彩。申孝生讲,肘捶创立之初,有晚清末科武举人于跃周前来挑战。1893年一天,于跃周来到师爷张东槐家药铺,走上前,将一枚铜钱拍在柜台上:“掌柜的,给我抓服药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张东槐低头一看,这枚铜钱已经嵌在柜台内。

  张东槐立刻明白,这是在挑战。当时张东槐说了句:“留步。”随即一掌拍在柜台上,原本嵌在柜台上的铜钱瞬间弹了起来,张东槐顺手抓住,又塞给了于跃周。于跃周大惊失色,顿觉不是其对手,便找来当时的临清捕头刘汝勤帮忙,几番打斗,两人竟不敌张东槐一人。俗话说,不打不相识,于跃周和刘汝勤拜在张东槐门下,成了肘捶第二代弟子及传人。

  两年四次进京学艺

  张东槐过世后,于跃周和刘汝勤接过肘捶传承重任,开始在临清广收弟子,并一起研究,将肘捶进行拆解,将张东槐传下的老十趟共210捶简化成新十趟肘捶共130捶。在于跃周和刘汝勤的弟子中,周子岩成为第三代传人。资料记载,周子岩家境殷实,只因太醉心于功夫,导致产业最终荒废,家境也因此败落。

  来到申孝生,已然是第五代弟子及传承人。27岁时,申孝生拜入第四代传人张铎、胡士铭门下,成了二人的入室弟子。不过,学了几年,申孝生才知道,原来师傅的肘捶没有学全,只学到了新十趟中的前五趟,对另外五趟,申孝生无从知晓。不过,申孝生无意间听到师傅的谈话,得知在北京定居周子岩,精通肘捶全部套路。

  于是,申孝生攒够盘缠,赴京找到了周子岩。对第一次会面,申孝生记忆犹新,当时周子岩已是七旬老人,听申孝生要学肘捶,有意试探。两人交手,申孝生卯足气力,一拳挥向周子岩,没想到老人瞬时封住申孝生的手腕,随势一拖一拽,申孝生竟跌到对面的炕上,差点砸到正在炕上做针线活的师奶。

  申孝生说,周子岩这一招便来自后十趟肘捶,于是恳求周子岩传授全部招数。起初,周子岩并不愿收申孝生为徒。不过,申孝生没有放弃,从1972年到1974年,申孝生连续四次去往北京,每次都要积攒很长时间的路费,执着的申孝生终于打动了周子岩。在周师爷的指导下,申孝生终于学到了肘捶全部招数。

  肘捶已遍及全国十几市

  临清肘捶杀伤力较强,注重实战,从而受到很多年轻人的喜爱。正因为此,临清肘捶具有严格的收徒标准。申孝生说,这主要考虑到临清肘捶的名声,由于这套功夫杀伤力非常大,如果徒弟人品不行,学成之后就可能危害社会。所以,祖师爷当年把人品作为收徒的第一要素。

  申孝生一直秉承肘捶这一收徒理念,心术不正者绝不予以传授。至今在临清,有资格可以学两套肘捶的人并不多。年逾七旬的申孝生至今收徒上百,但真正意义的入室弟子并有资格学习肘捶的,不过区区十位而已。申孝生说,此十个徒弟,性格各异,但人品绝对都过关,考察期也很长,最长的三年,最短的也有一年多。

  不仅在临清,申孝生广交豪杰,开始有意识将临清肘捶推向全国,在河南、湖南、广东、福建等省份多达十几个城市都有临清肘捶门人及传承基地。一个很好的范例是,申孝生于1988年在深圳结识当地武术名家方向东,两人一见如故,促膝长谈,决定将肘捶带到深圳。至今,临清肘捶在深圳广泛的群众基础,申孝生功不可没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申孝生从28岁开始,用时40年,完成临清肘捶捶谱。要知道申孝生几乎不认字,他一边传授武艺,一边学习汉字,将这门独特的临清拳术谱写成厚达140页多达10万字的《临清肘捶捶谱及捶论》,此时的他已是七旬老人。为表彰申孝生在非遗届作出的贡献,2015年其获评山东省十佳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

  梦想将其拍成电影

  既然说到临清肘捶,不妨再来说说咏春拳。其实,两者并无太多可比性,咏春拳注重防守,讲求刚柔并济,肘捶则更注重进攻,实战性较之咏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说到咏春,大家一定首先想到叶问,其次是叶问的徒弟李小龙,再者是武打明星甄子丹。身为临清肘捶传承人,申孝生有自己的想法,这个想法并不遥远。

  “临清肘捶在全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,为什么也不能搬上电视,拍成电影呢?”申孝生表达了这样的愿望。让更多人认识一门武术,除常规性传承发扬,拍影视剧不失为有效的传播方式,类似于电影《叶问》。他还说,早在2010年,有影视投资商对临清肘捶产生过兴趣,并和他进行了交流,由于未找到合适的编剧,便错失掉这次好机会。

  如今,申孝生再次提到这个未竟的梦想。申孝生表示,要说素材,和咏春一样,临清肘捶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和文化可挖,极具传奇色彩,就以祖师爷张东槐为例,其行侠仗义的形象,放在当下很具正能量,如果能写成剧本,拍成影视剧,一定相当精彩,对弘扬临清肘捶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初审编辑:贾志丽

责任编辑:李乐涛

相关新闻
推荐阅读